茅台酒家小花瓶

曾经的cp让我心碎,崔尹赛高!

【朱白】向阳的笑容04(校园AU)

#校园文,其他预警请看前篇#

03

青春时的岁月总是在时光的长河中流动的最快,两个人的关系也越发的亲密起来。习惯了上学放学路上的温暖陪伴,也习惯了周末的时候一起打游戏,看电影的惬意生活。两个人的关系在这朦胧的氛围中慢慢发酵,变了味道,仿佛谁也没意识到,又仿佛谁都意识到了。

一转眼,已然临近期末,离毕业已经不满一年。正是青春懵懂的年岁,为了爱情敢于鼓起勇气表白的学生像雨后的绿芽,一个个冒出头来。在这样时期的一个课间,教室的门口站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。

“朱一龙,不好意思,你...你能出来一下吗?”少女娇羞的喊到。

“朱一龙,隔壁班花找你喽!”一帮男生随即开始起哄起来。

朱一龙愣了一下,白宇本来在和他聊天,见状也看向了门口的女生。

“我出去一下。”朱一龙对着小白说道,起身向门口走去。

“可以跟我去水房一下吗?”女生紧张的揪紧了校服的下摆,轻咬嘴唇。

“恩。”朱一龙便随着她去了。

白宇本来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,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烦躁,出门一看,也不知道朱一龙去了哪里,只感觉有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,便想着去水房洗把脸,静静心。走廊的最左边是水房,最右边是卫生间,水房附近是几间档案室,离教室也稍微远些,很少有人会来。白宇快走到水房的时候却听到了谈话声,不由自主的放轻了步伐,正巧便是朱一龙和那个女孩子。

“可以告诉我拒绝的理由吗?”女孩子声音有些哽咽,听起来像是快要哭了。

“......我有喜欢的人了。虽然没有在一起,但是很喜欢很喜欢。”短暂的沉默后,朱一龙回答到。

白宇感觉自己的心口突然紧紧揪了起来,不是疼,只是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握住,闷的荒,让他的大脑感觉灌了浆糊一般,乱成一团。

[他有喜欢的人了?是谁?什么时候喜欢上的?为什么...不告诉我?]无数的问题在脑海里回旋着,压的白宇透不过气来。

“这样啊...我可以问问是谁吗?”女孩追问到。

“抱歉,不能说。”朱一龙很快就回答了。

“这样啊...那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请求?我可不可以以后叫你哥哥呀?”朱一龙没有告诉女生自己喜欢的人是谁,让女生觉得他只是想要拒绝自己,并没有喜欢的人。既然如此,所谓女追男隔层纱,只要自己一直坚持,朱一龙自然会发现她的好的,她对自己很有自信。用着温润柔软的声音轻轻的唤了一声:“哥哥。”眼角湿润的看着朱一龙。

白宇听了只觉得难受至极,女生带着些许娇羞的一声哥哥激的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[这声哥哥叫成这样,羞不羞啊!这语调跟喊的是相公似的,真不矜持!]白宇心里酸酸的想着,以后若是这女生再来找朱一龙,定是不能让他出去的。

“不可以。我希望只有我喜欢的人才会这样子叫我。”朱一龙直截了当的断绝了女生的念头。“快上课了,我先回教室了。”说完,转身离去。女生怕是第一次被如此拒绝,委屈的很,在水房低低哭了起来,朱一龙倒是头也没回,宛如上课比安慰她重要了太多太多。谁知道一出水房,就看到了一脸沮丧嘟着嘴的白宇。

“怎么来这里了?”朱一龙脸上紧绷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,对着白宇勾了勾嘴角,伸手摸上了他的头,却被白宇一巴掌拍了下去。

“怎么,只能你来,我就不能来了啊,这可是公众场合,又不是你家开的。”白宇恶狠狠的瞪了朱一龙一眼,转身就走。朱一龙赶紧跟上,心里想着白宇奶凶奶凶的样子倒是可爱极了,早把水房的那朵班花忘得一干二净。

白宇是铁了心不想理他了,上课给他传纸条,他把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袋。在桌子下面轻轻戳他,碰他,就恶狠狠瞪他一眼,也不说话。下课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,不论他说什么就是不理。一直到最后一节课,老师临时有事让他们自习,朱一龙坚持不懈的给他传小纸条[小白,理理我呗],扔,[你到底怎么啦?],还是扔,[你是不是吃醋了?]这张纸条倒是避免了被扔掉的命运。白宇看到这句话心脏狂跳,他宛如心虚般回了一句[怎么可能!!]

朱:[那是怎么了?为什么不理我?]

白:[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?]

朱一龙接回纸条一愣,顿了几笔,写到:[我骗她的]

白:[我不信]

朱:[好吧,我说,其实我喜欢的人是....]

白:[???]

朱:[你]

白宇瞬间从脸到脖子都红透了,压低了声音低声吼着“你逗我玩呢啊!”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朱一龙抿着嘴,似笑非笑。

“算了算了,我不问了。”白宇赶紧趴在了桌子上,把通红滚烫的脸藏了起来。正因如此没看到朱一龙眼里的认真与潜藏的一缕伤感。

放学的时候,白宇突然说了一句:“哥哥,明天早上我想喝黑米粥。”

朱一龙的重点却是在前两个字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“哥哥啊,不行吗?”白宇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微低着头,还踢着脚边的小石头,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到,心里却想着朱一龙下午和那个女生说的话。

朱一龙眼神复杂的看着他,他知道白宇听到了他和那个女生的谈话,但是他不知道白宇听到了多少,也许听到了哥哥,但也许只听到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呢?他想问,却不敢下这个赌。

拿他赌,他赌不起。

“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,我都喜欢。”他收回目光,眸色深沉。

白宇得了这句话,只觉得自己终究是与众不同的,这声哥哥,他可以喊,那个女生却喊不得,开心的不得了。

******

已经是十一点半了,白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却是怎样也睡不着。他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会想起朱一龙白天的那句“我有喜欢的人了”,究竟有没有,有的话是谁呢,朱一龙到最后也没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,这个问题就像一片心上的羽毛,挠啊挠,让人无法忽视的心头发痒。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,把衣服装进了书包里,拿着钥匙,穿上鞋,披着自己的被子,蹬蹬蹬地下了楼。

“哥哥,哥哥,醒着吗?”白宇敲着朱一龙的门,这个时间他应是躺下没有太久,没有睡着的可能性大一些。

门开了,朱一龙微眯着眼睛:“小白?怎么披着被子下来了?”

“我做噩梦了,自己有些不太敢睡,能和你睡一晚吗?你看我被子都带来了...”白宇放轻了声音,显得有点可怜兮兮的,叫人心软的很。朱一龙怕他着凉,赶紧让他进屋上了床。他一直一个人住,床自然是单人床,亏得两个人身材都匀称,倒也不显得很挤,就是免不了挨着对方。床不大,两个人便只盖了白宇的被子。白宇一开始以为自己会太过紧张睡不着,没想到靠着对方的背,就着床上熟悉温暖的味道,竟然很快就起了困意,睡着了。反而是朱一龙,自从看到了白宇就瞬间清醒,直到听见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他轻轻转身,手搭在白宇的腰上,然后,用微不可闻的声音,说了一句话:“小白,我喜欢你...真的好喜欢你啊...”黑暗中,他轻吻了一下白宇的头发,就着搂着他的姿势,闭上了眼睛。

蜻蜓点水的一吻,轻若羽毛的告白,悄然散在了,白宇不会知晓的夜色里。

心上人伴着不能得也不能忘的甜与苦,温柔又残忍的,入了他的梦。

【朱白】向阳的笑容03(校园AU)

#高中上课时间是几点记不清了...#
#成绩是私设,因为架空所以全校第一能去龙城大学而非清华北大....不写全校第一是因为没考过不知道首榜什么样,以上。#

02

考试当天,白宇按掉闹铃从床上起来,脑袋和眼前都一片迷蒙。按部就班的穿好衣服,刷牙,洗脸,梳头。早饭什么的,不吃是常事。看了一眼时间,也快七点了,便出门了。
推开门,转身,刚打算关门,就看到门旁边站着一个人。

“呜啊!龙哥?!”吓得白宇浑身一抖。

朱一龙微微一笑,“你胆子这么小啊,我什么都没干,也能吓你一跳。”

白宇闻言,冲他翻了个白眼,锁好门,两人一起往学校走去。
一路上还是像昨天放学一样,白宇一直在说话,永不停歇,从以前的高中讲到初中,初中讲到小学,朱一龙觉得,如果每天都这样一起上放学,他不停的讲,他也许会成为这个世界最了解他的人....
‘他这样一直讲,不会渴吗?’朱一龙出神的想着别的,白宇发现他心不在焉,开始摇他的胳膊。

“龙哥龙哥,你怎么不理我了,你想什么呢!”摇啊摇,摇啊摇。

朱一龙皱着眉头无奈的笑了,这小孩可真是活力无限,他看向白宇,“小白,我们可以不说话。”

白宇把他胳膊一扔,哼了一声,安静了不到一分钟,开始唱歌。朱一龙嘴角轻勾,转头看向白宇,眼神几乎写着‘你这么皮,你家里人知道吗’。

“爱就像蓝天白云,晴空万里,突然暴风雨~....你这么看我干嘛!我又没说话,我是在唱歌啊~”白宇得意的很,好像自己占了莫大的便宜。

朱一龙无语了,看着白宇在旁边越唱越嗨,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给了点阳光,灿烂的不得了。他在旁边听着白宇唱歌,偶尔也会跟着唱几句。白宇得到了附应,唱的是神采奕奕。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到了教室。
直到坐下,白宇才想起来,昨天本来想问龙哥是不是成绩不好来着,怎么就忘了呢,离开考也没多久了,只能下课去问了。

第一科考完之后,白宇立刻就去找朱一龙了。朱一龙坐在门口,身后座位的人没有走,白宇没有地方坐,便把笔推到墙边,一屁股坐在了朱一龙的桌子上。
朱一龙无语的看了一眼白宇,白宇笑得灿烂,冲朱一龙眨了下眼睛。

“龙哥~你这个成绩怎么回事啊?嗯?嘿嘿,不过你放心,有我帮你!你和我说说,你哪科比较好,哪科很不好,我在之前的学校虽然不怎么学,成绩倒是还可以哦。”

眼前的小男孩越说越得意,得意到两条腿露出的白稚纤细的脚踝,在朱一龙眼前荡来荡去。朱一龙也没把这小孩儿说的话当真,只觉得他怎么说也叫自己一声龙哥,这种小事让他开心一下也无妨,不急着告诉他真相。

“哪科都一般,没有强项。”他淡淡的说。

“哇哦!”白宇瞪大了眼睛,“你看着学习应该很好啊。”

“人不可貌相,不能凭借外表判断一个人。爱迪生不是说过一句话。”朱一龙被白宇一声哇哦逗的言语中都带着笑。

“确实~有道理。”白宇点点头,“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,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,但是那百分之一更重要,对吧?不过没关系,有我在,那百分之一不是问题!”

白宇边说边伸出了食指,在朱一龙眼前挥来挥去。朱一龙轻轻拍掉他的手,看向白宇的座位,又看了一眼时间。

“我出去一趟,等我一会。”

“嗯?啊好。”

白宇在桌子上坐直了身子,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乖巧的拍了拍,朱一龙站起身绕过白宇走出了教室。刚走出门没几步,白宇就下了桌子,在门口探出个脑袋目送着朱一龙走到走廊尽头,下了楼。他转身坐到了朱一龙的座位,头靠着墙,手则有节奏的点着桌面。

朱一龙拿着两瓶水回来的时候,白宇正趴在桌子上。他把水放到桌子上,对方一脸茫然的抬起了头。

“龙哥你回来啦,呦,还买了两瓶水!给我哒?”

白宇拿着其中一瓶水,下巴放在瓶盖上,眼睛对着朱一龙一眨一眨的。朱一龙轻轻靠在桌子前面,弯下腰,也对白宇眨了眨眼睛。

“不是给你,是给谁的?”

白宇习惯了调戏对方,可一旦被别人反调戏,便露了怯。他稍微往后撤了一下,站起身,拿着水回了座位。

“谢了啊龙哥!快开考了,我就先回座位啦!”

朱一龙看着白宇通红的耳朵和躲闪的眼神,越想越有趣,忍不住笑出了声,白宇一直注意着这边,发现朱一龙笑得这么开怀,直接在座位上喊了出来。

“龙哥你笑什么啊!”

教室瞬间安静了几秒,当事人意识到后,直接羞红了脸,猛喝了一口水,趴在桌子上开始装睡。另一个当事人也轻咳了一下,把水放到一边开始看着桌子发呆。教室也重新吵闹起来。

午饭时间,两人一起去校门口吃了炒饭,白宇吃饭的时候嘴也停不下来,朱一龙也没制止,随他去了,当个忠实的听众。

“你不知道,今天考第二科的时候我居然肚子叫了,得亏有你的水,赶紧喝了几口垫垫肚子,才没丢脸。”

朱一龙拿筷子的手停了下来,抬头问到:
“你没吃早饭?”

“习惯了,一般都不吃,早上还能多睡会,饿了就买个面包垫垫。”

“那你的胃能受得了吗?”

“这有什么,十个学生里面能有八个胃不好的,正常,而且我这肠胃一直不好,没什么事。”

朱一龙越聊越生气,放下了筷子,凶着一张脸看向白宇。
“多大人了,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!从明天开始,早餐咱俩一起吃。上学提前20分钟下楼来我家吃饭,不喜欢吃什么一会告诉我。周末时间你定。”

白宇目瞪口呆。
“这...不好吧...而且龙哥你现在不是自己住吗,那饭菜不都是你做吗,天天做两份多麻烦啊。”

“还好。”朱一龙继续吃饭。“约好了。吃饭吧。”

“啊??...哦。”白宇也继续吃饭,边吃边想着,以前从来没有哪个朋友对自己如此这般,想着想着,脱口而出:
“龙哥,你这么贤惠,怎么不是个女孩子啊,不然我肯定娶你!”说完就后悔了。

“闭,嘴,吃,饭。”朱一龙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。

周末去朱一龙家吃饭的时候,白宇蛮不好意思的,束手束脚的吃了顿饭,连话都没说几句。但一回生二回熟,周一再去的时候,便已经放开了许多。

一晃眼,周五了,又是勾肩搭背拉拉扯扯去上学的一天。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,成绩下来了,班主任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班级成绩表,白宇拿到手就傻眼了。班级第一名赫然写着,朱一龙,而且是全校第五。前桌的李砚回头说到:
“班长,厉害啊,请了长假,回来还是这么厉害。”

朱一龙腼腆的笑了笑。
“还好还好。谢谢。”

“等等,什么还好!”白宇看了一眼自己的排名,班级第九,全校第一百零五。一想到考试那天自己说的话,又羞又恼。“考试那天你怎么骗我!”李砚赶紧转回了头,免得受无妄之灾。

“我没有骗你啊?”无辜的眨着眼睛。

“你怎么没骗我啊!”白宇则是瞪圆了眼睛,怒气冲冲。

“我说我全都一般,没有强项,就是这样啊。”继续眨眼睛。

白宇看了一眼成绩的,说的的确不假,各科都接近满点,没有特别突出的,也没有特别差的。

“确实没说谎哈....”白宇点着头慢慢说到,然后把成绩单扔到了桌子上。轻飘飘的一张纸,说是扔,和放也没什么区别。“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!”白宇转过身背对着朱一龙,只觉得那天得瑟的自己丢脸极了。

朱一龙戳戳白宇的后背,没有反应。再戳戳,还是不理。
“我错啦,那天就是想逗逗你。你是不是生气了?别生气了好不好啊?”继续戳。白宇哼了一声,继续不理。

“小白?小宇?宇哥?理理我呗。我错啦,对不起。”朱一龙从戳白宇后背慢慢划到了腰,然后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。

“呜啊!!”白宇整个人瑟缩了一下,回头凶巴巴的瞪着朱一龙,朱一龙一脸人畜无害的伸出了双手。

“呐,给你,打吧。轻点。”

白宇拿起格尺在两个手掌上比划了一下,使劲一挥,落到手掌上却变成了轻轻一触。

“大人有大量,爱卿平身吧。朕原谅你了。”得意的收起格尺,白宇昂着头说到。

“那还真是——谢宇隆恩。”朱一龙收回手,宠溺的笑道。

【朱白】记忆撞光影(改词)

#地星撞海星改词#
#写文以后可能会用到,先发出来让大家帮忙改改#
#弱弱的问一句,这个可以改词吗#

朱一龙:
路上肩膀的相依
是你我距离
向阳的微笑映入我眼睛
白宇:
有人相伴的风景
乌云都放晴
想与你一起去穿梭光影
白宇:
高冷如你总对我不睬不理wo oh
朱一龙:
那是因为你整天话多成瘾wo oh
白宇:
下课嬉闹不停你却很安静wo oh
朱一龙:
还有你这团火点燃我的沉静本心
朱一龙:
你是真的整天太调皮
白宇:
我是被惯的
朱一龙:
你总学不会照顾自己
白宇:
因为我有你
朱一龙:
你还有时候很不讲理
白宇:
这叫小任性
wo oh
白宇:
看我 对你不离不弃
能不能稍稍以热情相迎
朱一龙:
别急 我正在改变自己
朱一龙:
请你保持着毅力
再多点耐心
让我温柔走进你的心里
白宇:
我也不是很调皮
唯独面对你
想要自己刻进你的记忆
合:
路上肩膀的相依
是你我距离
向阳的微笑映入我眼睛
有人相伴的风景
乌云都放晴
想与你一起去穿梭光影
oh yeah wo oh oh
携手与你一起去穿梭光影
yeah wo oh oh
I got a feeling a feeling

【朱白】龙北居鱼

#脑子空空的小随笔#
#有参考山海经,来自一个不懂古文的理科生,如果不对,那就不对吧#

天涯之外,于海角处,可见赤海。
海内仅一白鱼游之,性情温和,传食之长寿,其味甘甜。
白鱼常现于赤海北部。
有人前来寻之,见深处有一朱红之龙,赤如丹火,白鱼居于其侧。
不近则已,若近白鱼,朱龙则以龙啸向之,其声如雷,威示天下。

书说,赤海居白鱼,与朱龙相惜。若携眷侣见之,方百年好合。

【朱白】向阳的笑容02(校园AU)

#校园AU#
#尽量不ooc....#
#私设小区楼八个房间一层#
#想写他俩的日常,会平淡一些#

(一)

放学的时候,白宇发现朱一龙居然和自己顺路,这不正是打好关系的大好时机吗!于是朱一龙的耳边,立体环绕的龙哥龙哥龙哥伴随了他一路。

“龙哥你家和我家一个小区诶!我刚刚搬家到4号楼的16号房。你呢你呢?”白宇在朱一龙旁边晃来晃去,朱一龙悄悄翻了个白眼,目不斜视的往前走,但还是开了口。

“你家楼下,08号房。”
“什么?!这么巧!!我今天早上路上居然没有见过你!”白宇瞪大了眼睛,很惊讶的看着朱一龙。朱一龙发自内心的想笑,白宇确实没看见他,因为他从下楼开始就一路上都哼着歌,东瞅瞅花,西瞧瞧草,就是不能看看身后有没有人。朱一龙在他身后走了一路,眼睁睁看着白宇走进了办公室,便知道了白宇就是那个转校生。

“龙哥,你看,这就是缘分啊!我们住处是上下楼,在学校又是同桌,这说明什么,说明我们相性很和啊!龙哥你信星座吗?你什么星座的啊?生日什么时候?”白宇在说话的时候还会手舞足蹈,朱一龙觉得好笑,但还是尽量忍了回去,只是跟着白宇的絮絮叨叨附和几句,偶尔简短的回答一下问题。
白宇也意识到了好像只有自己一直再说,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朱一龙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龙哥,你是不是嫌我烦了啊?”白宇低着头,踢着地上的碎石子,朱一龙看着这孩子气的动作,表情管理终于还是失控了。但是他还是只说了两个字。“还好。”

“其实,我也不是话唠,就是想和你聊聊天,亲近亲近嘛...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其实很安静的!”白宇有些着急的辩解着,却始终不敢抬头看朱一龙。
朱一龙想着,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安静,难道还要自言自语不成?想着想着,又有点失控,他抿了一下嘴,平复了一下心情。

“没烦你。就是觉得,你这个样子特别像幼儿园的小朋友。”

“啊?!”白宇刷的抬起头看向朱一龙,“你这不就是说我幼稚吗!这还不是烦我吗!”白宇气冲冲的说着。

朱一龙解释到:“我的意思是,感觉你很有趣。”

“这有趣,感觉更像是嘲笑我幼稚。”白宇哼了一声,撇撇嘴,不想理朱一龙。

“那我换种说法,我觉得,你这样子很可爱。”白宇听到这句话之后,迅速扭头看了一眼朱一龙,顿时,整个脸都红了起来,“什么啊!”他直直的往前走去,走的很快,以至于没看到说完这句话的朱一龙通红的耳朵,朱一龙摸了摸耳垂,加速跟了上去。
两个人各怀各的害羞,一路无言的走到了朱一龙家门口。白宇留下一句拜拜就要走,却被朱一龙喊住了。

“小白,你明天几点从家走?”朱一龙转动着钥匙,并没有看向白宇。
“啊,嗯...七点吧,差不多七点左右。”白宇挠了挠头,不是很懂。
“嗯,知道了,那拜拜。明天见。”说完,他拉开门,给了白宇一个灿烂的微笑进了房间。留下一个被笑容闪到的白宇愣在原地。
白宇失神的走上了楼梯,越走越快,最后跑了上去,一路跑着进了家门脱了鞋,跳上了床,把脸蒙进了枕头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”他大喊着,然后又开始不停喘气。这人长得帅就算了,笑起来居然也这么好看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他抱着枕头滚来滚去。从脖子红到了耳尖。

楼下的朱一龙进了门,没一会儿,便听到了咣咣的跑步声,这楼房隔音效果还不错,他这是跑的有多使劲啊,紧接着,传来了啊啊的喊声。朱一龙一边想着,白宇的邻居可别投诉他才好,一边越笑越开心。他今天一天笑得次数,几乎比平时好几天加起来还要多。他坐着缓了一会,听到楼上彻底没了声音,便去收拾书包了。
另一边,白宇平静了之后,趴在床上打开了手机,他在学校的时候只看了考试时间,没有看自己的考试班级。这所学校是按照上次的考试成绩来安排下次的考试序号的,白宇应该是最后一个考场的最后一号,他一看,果然不出意料,但是视线往上一瞅,居然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。
朱一龙怎么会和他在一个考场?!虽然自己是最后一号,他则是一号,但是这个排名还是很低啊。白宇一瞬间脑袋里闪过无数的分析,如果因为特殊原因没参加考试,也可以参加过几天的补考的,他明明有成绩却这么低,很明显,真相只有一个。
龙哥,学习不好!哈哈哈哈!白宇一想到朱一龙上课那么认真,结果就是学不会,考试成绩也这么差,乐的身子都在颤抖。看来以后龙哥还得靠他啊哈哈哈,明天一定要嘲笑一下他!

不过,问自己明天几点从家走,是什么意思呢...?

【朱白】向阳的笑容01(校园AU)

#架空校园AU#
#尽量不ooc...#
#私设高三龙哥20小白18#

高三上学期的时候,父母因工作原因搬了家,迫于无奈,白宇也连带着转了学。
站在新学校班级的讲台上的时候,白宇的表情并不是很温和。和认识了两年的同学们突然就分开了,在高三这个时间段转学,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坏事。
当然,这也只是当时的想法。
他敷衍的说了一句“大家好,我叫白宇。”便不再多说了,老师也只能笑一笑,在零零星星的掌声中让白宇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。他漫不经心的走过去,放下书包,拿出课本,直到老师的讲课声开始响起,他才悠然的看向了自己的同桌。
同桌长的很俊俏。从自己的位置能看到对方长长的眼睫毛,一双漂亮的眼睛透露着专注,嘴角一直微微上扬,窗外的光打在他的脸上,给他的侧颜添上了柔和的边框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对方稍微转过了头,轻轻的问到。

“啊,额,哈哈哈,我看同学你好帅啊!我叫白宇,白天的白,宇宙的宇,以后就是你的专属同桌啦!”偷看被人抓包让白宇有些尴尬。

‘不对,他这也不是偷看啊,明明是明目张胆的看看自己同桌什么样!’这么一想,那点尴尬也就消散了。

可能是声音有点大,老师在前面咳嗽了两声。同桌抬头看了一眼前面,又低下头,拿出一张便利贴,唰唰的写了几笔,递了过来。
“朱一龙,你好。”

白宇有些犯愁,看他同桌这短短几个字,怕不是是个高冷的人。一想到活泼好动的自己就要和这么一个木头过上一年,就感觉头大。‘这可不行,要用我的人格魅力感化他。’

“明天周六要进行月考,具体时间我会发在群里,好,下课吧。”老师说完转身走出了门。

月考对于白宇来说倒不算什么,他属于那种平时不怎么学,成绩也是中上等的类型,但是这群号老师没有告诉他啊。回头一看,这都下课了,他的同桌居然还在看书,着实吃了一惊。

“同桌,我刚转来,还不知道群号呢,告诉告诉我呗?”白宇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朱一龙,朱一龙抬头看了一眼白宇,合上了书,开始找手机。这转校生很明显不是个安静的主,怕是要完群号,还要和自己聊上一聊。
白宇刚点完申请,就进了群,一脸懵逼的抬起头,朱一龙向他晃了晃群成员页面,管理员班长朱一龙这几个字入了视线。

“哇哦!同桌你还是班长呐,厉害嘛!还长的这么帅,有没有女朋友呀?学校不能谈恋爱是吧,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!”嘴上叨叨个不停,手却也没有闲着,对着朱一龙发送了一个好友请求,验证里写着,你的专属同桌。
朱一龙抿了一下嘴,倒不是气的,而是觉得有趣。他属于比较慢热的类型,和班级同学相处了两年,也全是维持礼貌而又疏远的距离,可能是气质问题,找自己说话的女生不是问题就是表达爱慕,男生则是觉得他太高冷孤傲,聊不到一起去。第一次遇到像白宇这种你不理他他也继续缠着你的类型,觉得蛮新奇有趣,不自觉的想要亲近。他点了好友申请里的同意,正打算打上备注:白宇。
与此同时,白宇正看着对方的资料卡。20岁,4月16日生日。“哎同桌,你今年二十呀?我今年十八,比你小两岁,那我就直接叫你龙哥啦,听着多亲切!”

朱一龙有些愣,这称呼从同桌变成龙哥也太快了,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有些‘热情如火’,对方还拿起手机给自己看他的备注,龙哥最帅几个字羞的朱一龙脖子都红了。他低着头,把白宇的备注打上了小白,犹豫了一下,又加上了最帅。打完之后,耳朵红的像要滴血一样。偏偏那白宇还要凑过来看自己的备注,看完了还要点评两句,“这备注不错,你瞧,多亲切,多和谐!以后咱俩就是好朋友,好哥们啦!虽然你比我大两岁,不过还真的是看不出来,而且你这性格也太腼腆了,还好有我在,没事,以后有我保护你!哈哈哈哈”

白宇絮絮叨叨一大堆,接着又把自己那张眉目清秀的脸笑成了一张动态表情包,可偏偏朱一龙也没觉得烦躁,还从这表情包里,看出了一丝丝的可爱,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小白。他轻轻把这两个字在嘴边研磨着,总觉得一丝阳光的味道,入了心。

“没有。我比你大,我保护你。”他轻轻说到。
“啊??”白宇一脸茫然。
“没有女朋友。我比你大,以后,我保护你。小白。”说完,朱一龙自己也笑了出来。这笑,随着阳光,也暖暖的映入了白宇的眼睛,照进了他的心。

#谈恋爱,总要从朋友开始的嘛。初识的动心我觉得更能体现出遇到了独一无二的那个人。#

【朱白】入梦如梦

#文盲打字#
#龙哥凌晨为何突然上线下线的脑洞#
#rps预警#
he小短篇

[[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梦里的我,名为赵云澜。
我无所畏惧,敢爱敢恨。
深爱着一个,叫做沈巍的人。
谈了一场,深情而又缠绵的恋爱。

梦里的我,特别喜欢骑摩托。我会骑到他所在的校园里,假装不经意的经过他,再回头说一句:“呦,沈教授,好巧啊!” 我们会漫步在校园内,看似不经意的手背厮磨。也会在夜晚时分,校内约会圣地的角落,悄悄的以吻相触。日复一日,幸福弥漫在每一天的阳光下,空气里,挥之不去。我以为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突然有一天,他变了。
他变了发型,变了衣服。
当我看向他的时候,他只是平淡的看了我一眼,露出了一个礼貌又疏远的微笑,转身要走,仿佛我只是一个不相识却不相知的人。
我想要喊他,却发不出声音。
喊他?喊他什么呢?他是谁?我又是谁?]

梦醒了。
是啊,这,只是一场相思成疾的梦。
我怎么会是无所畏惧的人。
我怕的那么多,怕这思恋一旦被戳破,他便会成为我再也不能触及的人,怕这梦境一旦被发现,他便不会再多给我一个眼神。
捂住了自己的脸,我轻轻的颤抖着。

我怎么会是敢爱敢恨的赵云澜。
我终究不会有一个深爱着自己的沈巍。
我还是称兄道弟的我。
他还是一无所知的他。
这才是现实。
这,只会是一场病入膏肓的梦。]

从梦中惊醒,白宇一身冷汗。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凌晨1:40。许久没有做梦了,居然会做一个梦中梦,一瞬间,现实与梦境有些分辨不清。
这个时间,他已经睡了....犹豫来犹豫去,心中的不安随着寂静房间里心脏的跳动声越来越沉重,压的白宇喘不过气。他还是打开了微信。
“哥哥,我做了噩梦,睡不着了。”
发过去之后,压抑的感觉终于褪去,白宇用指尖轻轻划过对方的头像,想象着对方明早起床看到这条消息的表情,轻轻的笑了。

朱一龙是因为手机的一声振动醒来的。因为电视剧的杀青和一些琐事,十二点左右才睡,睡得很浅。拿起手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,周四1:47,白宇发来的消息。睡意渐渐消失,朱一龙拿着手机坐了起来,背靠着微凉的床头。
“什么噩梦?”
看着对方正在输入,朱一龙的嘴角轻轻勾了勾,

白宇一愣,他居然醒着?都这个时间了。
“哥哥怎么醒着,是我把你吵醒了吗?”

朱:“没有,我也有些睡不着。做了什么噩梦?”

白宇看着他的回复,一时间拿不准对方是说的实话还是安抚...不过既然已经醒了,那便和他聊一聊吧。
[我做了个梦中梦...先梦到我是赵云澜,你是沈巍,突然有一天,你不认识我了,我就吓醒了,结果又梦到...]打到第二个梦,手指突然停住。接下来该怎么说?梦到自己单恋他?因为对方不喜欢自己还哭了?哭着醒来于是给他发了消息?啊啊啊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!
朱一龙看着那个正在输入,却一直等不到消息。噩梦糟糕到打字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吗?还是说...打到一半情绪太差,现在正蜷缩成一团失落的低着头?想象了一下,朱一龙感觉自己的胸口隐隐的难受。这种时候打电话过去,恐怕他也什么都不想说吧。看了一眼时间,1:54了,他想了想,打开了微博,开始搜索关于自己表情包。每次只要一看到毛猴的表情包,白宇总会特别开心,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噩梦,但是自己发这种表情包,他肯定会笑出来的。
自己是不是太宠他了,朱一龙扶额,他也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搜索毛猴表情包。不过心尖上的人,自己不宠谁宠?叹了口气,他翻了一翻,保存了一张[哈哈哈哈来追我啊昆仑君]和一张[有事吗?我是这个山里最英俊的猴],接着发给了白宇。
与此同时,白宇正在床上打着滚,为了爱人从梦里哭着醒来这件事,光是事情本身对于他来说都很羞耻,更何况还要告诉对方,耳朵和脸都滚烫滚烫的。直到手机传来振动,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回复对方。当他看向手机的那一刻,直接笑得喷了出来。
“哈哈哈哈这干什么啊哈哈哈哈哈!”由于噩梦带来的不快全都化为乌有,他用笑的颤抖的手拿起手机,一点一点删掉了自己所打的字。这个人怎么对他这么好啊,好到自己的心里,恐怕再也没人能超越他的地位了。
白:“哥哥,大晚上你要笑死我吗”附赠一张自己的哈哈哈表情包。
朱一龙停下继续找表情包的动作,退掉了微博。
朱:“你开心了就好。”
白宇轻轻挠了挠头,这个人性格本就腼腆,却给自己发表情包逗自己开心,真是越想越欢喜。
白:“我也没做什么噩梦,就是梦到咱俩在一起,醒了之后发现你不要我了,再醒来就来找你啦。”
白:“哥哥,我想你了。”
朱一龙刚打算要回复,看到那一句想你了,像有一片羽毛,挠的心里痒痒的。
他给他发了一条语音过去。

白宇点开了那条语音,安静空旷的房间瞬间回荡着心上人的声音,低沉而又深情。
朱一龙发完语音之后连脖子都红了,却还是乖巧的看着手机等待对方的回复。
“小白,我很喜欢你。喜欢到梦里也想在一起。睡吧,这次梦里,有我陪你。晚安。”
白宇的脸一下子红透了,隐在黑暗里,假装自己也没发现。他给朱一龙回了一个自己的[啾]的表情包,说了一句龙哥晚安,赶紧放下手机躺了下去。

长夜漫漫,最适合梦到你。
这次,一定是一场美梦吧。

【朱白】龙与,朱砂白月

巍巍高山伴着云澜环绕,
飞龙突破天际翱翔宇宙,
那心头的一颗朱砂痣,
爱上了心上的白月光。

随便写写,见笑了。